新闻动态
业务咨询电话:
0577-67987278
传真:0577-67987597
邮箱:hf@cn-hhsv
网址:/
公司新闻
当前位置: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[返回]      发表时间:2014-8-11 10:03:55   
上一篇:简讯
下一篇:伊朗石油展会
网站首页    |    关于恒华    |    新闻动态    |    产品中心    |    视频中心    |    技术文章    |    ENGLISH
浙ICP备09024468号 Copyright 2012 中国.恒华阀门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技术支持:联科科技

浙公网安备 33032402001191号

 

用微信扫一扫
体验手机网站
  • 主页
  • 弹簧
  • 气缸
  • 一肖中特公式规律
  • 主页 > 弹簧 >

    郭德评书师傅与马三立一起被拷走两次判死刑愣没死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26 12:33

      咱们今天说的是金文声,郭德纲私下管他叫爹,情同父子。这是一个又嘎又坏又胆大的评书(和快书)老艺人,一辈子活了别人三辈子精彩的老头儿。

      时被打成,和马三立用一个子铐起来逮走,虽不是一个辈份却是有患难交情的一对老友。郭德纲在相声里说到少马爷马志明偷老乡胡萝卜在厕所遇到谢天顺,估计就是这时候的事儿。

      有一年中秋,金文声到糕点铺,进门就嚷:“有去年月饼吗,给我来二斤”,店家认识他,就问:“金爷干嘛要去年的,今年的软乎又新鲜,多好?!”

      因为胆大,口无遮拦,差点要了自己的命。有一天他去劝业场买鞋,没想到遇上毛主席外出吃烤鸭,围观的人人山人海,硬是把金爷的新鞋踩丢了一只。回到广播局,门卫老头儿好奇:“金爷怎么穿一只鞋回来了?”金爷大怒说:“我是没枪,有枪我准(此处省略若干字)”就因为这句话,金文声因“刺杀伟大领袖未遂”入狱多年,关在上海虹桥监狱。

      郭德纲所说的金文声两次被判死刑都硬是没死,肯定有这次,先是被判了死刑,后来可能查明了原因,从轻发落改了有期。另一次应该是,先是也判死刑,后来改,再后来平反。两次都是大难不死!

      老头儿七十岁生日,高兴,同大家说:爷们儿,大爷七十啦,听说了吗,一过七十,惹了祸派所不拘留!

      这老头有真本事,并且还是大本事。老头儿曾豪言,就我这身能耐,像郭德纲这样的天才,继承我的评书,得俩儿,快书得仨儿。也就是五个郭德纲才能把这一身本事继承下去。

      郭德纲和金文声一起演出,看到这老头儿能耐实在是太大了,就提出要拜师,当时两个人都穷,因为拜师要请同行同业吃饭,花那冤钱不值,所以只是结下口盟,没有正式拜师,1999年金文声69岁生日,一帮说相声的一人一百块钱凑钱给他过生日,郭德纲特意赶回天津祝寿,金文声向大家宣布,郭德纲算我徒弟了。(也没有正式的拜师仪式)

      没成名时的郭德纲,金文声管他叫小五。后来金文声回到天津,郭德纲大红大紫了愣是不知道,再后来郭德纲到天津办德云社商演,给金爷送票去,老头儿才明白过来:“好嘛,原来是小五,他都这么有名了!”

      2006年,已经成名的郭德纲为了弥补以前拜师的仓促,重新补办了隆重的拜师仪式,在仪式上,郭德纲,于谦,李菁,高峰共同下跪拜师。金文声为四人赐名:增福,增禄,增寿,增喜。所以郭德纲在评书门的名字叫郭增福,这名字可够土气的,哈哈。

      私下里郭德纲真管金爷叫爹,二人父子相称。金爷因病入院,德云社一直派人照顾,重病时几乎倾社出动前去照料和探望。

      郭德纲拜师候耀文主要是为了一个相声家谱的名份和有一个靠山,其实很难说向候耀文学了什么能耐,论说相声,候耀文不比郭德纲强。

      但是和金文声不同,郭德纲从1997年开始,没成名的时候,是真正向金老爷子学过艺的,二人一起演出过,私下里有授艺过程。所以不仅有师徒之名,更有师徒之实。金爷曾说发现郭德纲确实是这块料,所以把浑身本领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。

      金爷说:“我和德纲私下里都是以父子相称的,他再忙也会抽时间打电话问候我。他一有时间就到家里来,和我聊活儿,一聊就是一整夜。德纲有天赋,我很愿意教他。”

      另外,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师兄,就是早年拜师金文声的老梁,梁宏达。老梁当年是说体育评书的,也是评书门的。

      他一生结过多次婚,感情史极为丰富。他曾经娶过一个奇女子,非常非常漂亮,据说浑身雪白,连一个痦子都没有。这女子先是伪满洲政府某副总理姨太太,后来又跟了东北国防军司令某某,49年解放,该司令跑到,没带她去,她又嫁给了上海红色资本家荣某某,这个人不能提姓名,大有来头儿,有点敏感,大家都知道。

      后来一夫一妻制了,资本家得紧跟形势啊,就离婚了,她连姨太太也做不成了,后来进了广播说唱团,认识金文声并成为夫妻。再后来两人离婚,该女子又嫁给已经成为中国普通公民的末代皇帝溥仪,据说溥仪解放前早就深深喜欢这个女人。

      金文声最后一任妻子叫红,比金文声好像小二十来岁。老头儿说,我岁数大了,别看小红跟我睡一个床,有时我想不起她叫嘛! 这老头儿活得可真哏儿!

      “那帮下三滥收徒弟,摆知,让我去,我不去,我不认那玩艺儿,收个徒弟收好几千块钱,你还没给徒弟饭呢,你凭嘛收人家好几千,凡是收徒弟管徒弟要钱的,那都是自卖自身,那是收徒吗,那是收爹。收完徒给徒弟一个笔记本,告诉徒弟这是海底,瞧你那揍性,你知道嘛是海底”

      瞧这乐得,是线年郭德纲拜师,那么大排场,费用是由金文声出的。老头并不是怎么有钱,但这是规矩,老头按规矩办事,不让徒弟出钱。

      郭德纲知道老头出这些钱不易,给了老头一张卡,还给师娘买了东西,以儿子对父母的名义给老两口经济上的回馈和帮助。

      这老头和郭德纲一样,敢说,敢和人斗,不怕得罪人。郭德纲和主流相声演员较劲的那些年,老头儿明面儿里支持郭德纲,对外表示“德纲骂的那些,我都同意,我只恨他骂得太轻!”

      网上有金文声的评书,有感兴趣的可以听下。和别人说书不一样,纯粹聊天的形式,不同的场次说同一段,绝不重复,必有现挂,必有灵机一动的东西。

      老头儿说自己肚子里这点东西,就算每天说,连说两年也说不完,我要死了,很多东西就算失传了,可我啊,且死不了呢!

    上一篇:梁宏达《体育评书》 国足绝非空穴来
    下一篇:没有了